尖耳朵三勺

三勺
咸咸咸咸咸
王杰希☆jewnicorn☆RDJ
做个快乐的神经病。

【薰多】港口

 

【薰多】港口

       ______在我沿门挨户到处流浪的时候,每行一步都将我引到你的大门。

 

 

-全程欧欧西,一篇傻白甜,慎

-阿多尼斯是只狗设定

-夹带少量零晃,懒得加tag

-烤炉被小姑娘忽悠得捡了个媳妇回去【ni

 

 

羽风薰捡到乙狩阿多尼斯是在一位小姐的花园门口。

“好可怜的小狗。家里父亲肯定不会同意养,薰君能收养它吗?”被可爱的女孩子这样请求,拒绝是件很难的事吧。于是他就这么鬼使神差地把那条毛色比一般狗要偏暗的小狗抱回了家。

 

感觉捡回来了一个麻烦啊。羽风薰趴在椅背上打量着地上的小狗。“你看起来挺乖的啊,该叫你什么好呢?”结果小狗翻了个身脖颈处掉下来一块泛着金属光泽的狗牌。羽风薰过去捡起来。“乙狩……阿多尼斯。什么嘛,原来你有名字。”不过一只狗名字那么正式也太奇怪了吧。看着自己脚边打转的小家伙羽风薰没由来地把下半句话咽回去没说出来。

乙狩阿多尼斯,吗……看着挺乖巧的,就养下来吧,应该不会给自己添太多麻烦。

 

之后的日子羽风薰也没有怎么去关注阿多尼斯。偶尔早些回家的时候会给它带块肉,狗的话有肉就该满足了吧。羽风薰闲着无聊一边挠阿多尼斯下巴一边这么想着。不过在和女孩子聊天时提起它总会给人一种善良的感觉,似乎也不错。“下次带你出去走走吧。”他这么和安分趴在自己腿上的小狗说。

怀里的小东西低低地叫了一声似乎很满意。

外面在下雨。玻璃窗上炸开不明不白的水痕。

羽风薰突然觉得,一直这样下去,挺好的。

 

 

大神晃牙觉得羽风薰养的狗不太对劲,不过他会养狗已经够不对劲了。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听话的狗?

阿多尼斯声都不出,被朔间零顺毛舒服得尾巴都缠人手腕上了。“这狗和猫一样,居然要人顺毛。”大神晃牙一脸不悦地从朔间零怀里把阿多尼斯抱过来。

“啊呀小狗汝这是吃醋了?”朔间零看着怀里的狗被抱走满不在乎地把自己养的[柯基]揽怀里揉了揉。

 

“汪。”

阿多尼斯识趣地跳回羽风薰怀里。

 

“你们都可以回去了,走走走。”最近情场失意的羽风薰气急败坏地把面前的一对小情侣推出门去。“以后没事就别来找我,辣眼睛。”

 

-

羽风薰早上起床换衣服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腰被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搭住了。和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对视了半天他才反应过来,昨天好像抱着阿多尼斯睡了…。怪不得,都没有做什么噩梦。鬼使神差的,他低头冲阿多尼斯笑了下。

 

之后的之后,羽风薰就正式地养起了这条名字很正式的狗。

 

在下雨天打开门把一团湿淋淋的小家伙裹在毛巾里看他冻得瑟瑟发抖还想出去玩水。

看着它早上出去疯玩晚上可怜兮兮地蹲在门口等自己下班回来还遮遮掩掩不给自己看爪子上的伤口。

偶尔带它出去遛弯,结果和半路上遇见可爱的女孩子就把它忘在路灯下过了两三个小时才想起来气喘吁吁地跑过去把乖乖待在原地冻得没什么反应的小狗抱进怀里。

在它对自己手里的香蕉蠢蠢欲动想咬上来的时候坏心眼地塞它一嘴香蕉皮。

然后就得哄一晚上才可能抱着它入眠。

“晚安好梦。你们狗会做梦吗?”这样和怀里的小狗说完才能放心地睡去。

 

 

阿多尼斯觉得,自己主人的行为越来越过分了。

这么想的时候它正捂着自己的耳朵,第一次试图变得凶神恶煞一些。

 

事情是这样的,下午被羽风薰日常拉出去溜的阿多尼斯对着十月份的空气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还真的是第一次看见小狗打喷嚏。”羽风薰眯着笑眼地弯下身去挠皱着鼻子的小狗。“诶你怎么这边有个耳环?”手突然在半空中停住。

阿多尼斯也就愣愣地坐在原地看着他悬在半空中的手一动不动。

 

之后羽风薰也没有做任何有关自己耳朵的事,阿多尼斯觉得自己大概逃过一劫。

 

结果回家之后羽风薰就对自己的耳朵产生了莫名其妙的兴趣。耳朵被捏来捏去的阿多尼斯迫于外界原因在羽风薰怀里一动不动,内心里生出了一丝丝不爽。

然后羽风薰就一口咬了上去。

 

……

……

阿多尼斯愣住了。

 

羽风薰突然感觉自己膝盖上的重量消失了。揉揉眼睛发现自己面前坐了个人。

坐了个全裸的人。

这人还是个男的。

羽风薰也愣住了。

 

大眼对小眼地对了半天羽风薰转头丢了件衣服给他。

然后扇了自己一巴掌。

 

乙狩阿多尼斯被衣服盖住了脸什么都看不见就听见“啪”的一声响还以为羽风薰要袭击自己,下意识地弹起来握住他的手腕。羽风薰的下一巴掌结结实实地落在了阿多尼斯的脸上。

被袭击者吓得懵了眨了两下眼睛突然又变回去了,委委屈屈地缩到主人脚边挨了巴掌的那边脸埋进尾巴里。

 

救命啊我的狗变成了一个裸男怎么办在线等急。

 

最后他看着角落里小小的一团眼睛里无奈和憋屈都要满出来,认命地叹了口气把他抱起来。怎么说,变成人的样子,其实也意外地对胃口啊。

趴在他枕头旁边的阿多尼斯抖了抖耳朵,感觉到了一股恶寒。

 

 

羽风薰第二天闯进某个老头子的办公室冲着地上的棺材:“怎么办我感觉自己弯了。”一旁想打开棺材盖的大神晃牙闻言吓得手一抖棺材盖结结实实地砸在了朔间零脸上。

哎哟喂你看零老板眼泪都疼得出来了。

然而大神晃牙根本顾不上自己男友的眼泪,他脑子里全是羽风薰那句话,“你你你你再给本大爷重复一遍?你弯了?”

羽风薰冷漠。

 

被灌输了一脑袋喜欢就要表白被拒绝就下药怕什么大不了坐牢人生还可以重来思想的羽风薰推开门就看见一本正经围着围裙在厨房忙碌的阿多尼斯。

这人,怎么画风就是和外表不一样呢。明明作为狗外表看起来吓人得不行,抱起来却有意想不到的柔软触感。当做人来看的话……,根本没想到这样外表的人会这么温柔。至少,对小动物足够温柔。

 

在经过整整一天的消化和自我催眠之后,羽风薰接受了自己养的狗会变成人和自己喜欢上了男人这两个事实。

在一起相处了大半年他已经习惯了和阿多尼斯生活在一起。也就把变成人之后不知道怎么变回去的阿多尼斯留了下来,美名其曰帮忙照顾自己的生活,挟带了可以每天抱着软乎乎的狗抱枕入睡的私心。怎么说阿多尼斯头上的耳朵还是很好玩的。

 

一直这样挺好的。羽风薰这么想着亲了口怀里睡熟了的小狗的左耳上的豁口。

 

朔间零是第一个知道羽风薰的暗恋对象是他家那只不对劲的狗的人。毕竟从羽风薰房子里跑出来还套着他衣服的男人就这么一个。

于是他半夜出门站在羽风薰家门口表示想和他聊聊。羽风薰在惊吓之后把自己上司给请了进来。

 

“我也没有办法,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喜欢上了他。”羽风薰一脸无奈地陷在自己的懒人沙发里,当初买来给阿多尼斯做窝的。“大概是待一块儿太久了,朔间桑你也知道我这人交往结束都快,所以也就他一直陪着我。”

“啊狗对主人的依恋,好像你说的一向是对的。我就是不想让他走,有时候看见阿多尼斯出去和邻居那只叫飒马的狗去玩一会儿我都嫉妒。”

“你别吃惊,我自己都惊讶我居然有一天会喜欢上一个男的还和邻居的狗吃醋。”

 

送走哈切连天的朔间零,羽风薰揉着自己后颈回房间。还没进门就撞见阿多尼斯裹着被子靠在门上支支吾吾看着走进来的自己。看样子靠在这里听自己和朔间零聊天聊了挺久的。

 

“羽风先生,喜欢什么的我还不是很懂,……我会努力学的。”

 

 

如果说是狗对主人的依恋,也挺好的。

 

=End=

江汋清

2016.08.21.03.28

 

一个不知所云的产物。熬夜写整个人都傻了一倍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

被群里的大佬们威胁不写完就要被拖进水果店塞香蕉,害怕地憋出了这么个傻白甜都算不上的东西。

连恋爱都没谈起来……等补完暑假作业找时间大概会写写之后薰多不要脸的谈恋爱日常。

困,如果有哪里觉得不对也可以告诉我啊……【抱起小狗阿多就跑


评论 ( 13 )
热度 ( 27 )

© 尖耳朵三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