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耳朵三勺

三勺
咸咸咸咸咸
王杰希☆jewnicorn☆RDJ
做个快乐的神经病。

[ME]Ojos Brillantes-1

    -Ojos brillantes是西语里面说“明亮的眼睛”的意思。学的时间就觉得很适合花朵。

    梗来自今天考完试和群里说自己的监考老师很好看盯了他大半场考试聊出来的产物。

 

    -人物属于TSN,ooc属于我。

 

 

 

今天是最后一门考试,微积分。

天气很好,不冷不热,甚至没有风。Mark把滑落的背包带重新拉回肩上往考场走。

除了早上Dustin不小心把闹钟掼到地上导致它坏掉没法叫Mark起床害得他考试几乎要迟到,别的都好得不真实,包括路上顺手买的煎饼加果酱。

昨天晚上他们打赌,说Mark肯定会在微积分考试的时候睡着,Mark把耳机从裤子口袋里拽出来放在桌上,“不,我会提前交卷。”于是他们打了个赌,赌了两箱啤酒。Punk IPA,Mark特别喜欢的一种。

 

九点还差十四分钟,楼梯上最后三级台阶。

Mark打开了考场的门。

哦,谢天谢地,自己并没有迟到。Mark从讲台前移动到自己的考位上,一转头发现自己的前女友坐在自己后桌。...shit。

他转了回来,眼神瞟到墙上的钟,还有两分钟考试。Mark继而把目光移到了监考官的身上。....嗯?之前没在高中部见过这老师,他眯起眼看坐在讲台边的人的胸牌。Eduardo....Save..rin?谢天谢地长期对着电子屏并没有让Mark的视力衰落,他依旧可以隔着这段距离读出监考官的名字。

等等,读出?

“Yes?”Eduardo听见有人叫他名字,抬头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了眼,稳稳当当在靠窗的位置看见一个帽衫领子糊脸的卷毛,眯着眼看他。Eduardo想了想理了理自己的衬衫下摆站起来准备发考卷。

 

Mark大概是考场上最早写完卷子的人,他捻着答题卷的一角琢磨了几分钟,想着是提前交卷还是怎么样。

考试时间过去宝贵的五分钟。

Mark自暴自弃般的把铅笔扔到桌角,铅笔木制的笔身发出一声沉闷的响。Mark听见后桌轻轻地“啧”了一声。他没有理会那枝笔的噪音,也没有理会后座的不满,他托着腮,打量起靠在讲台沿上扫视考场的Eduardo。

 

不得不说,他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可能自己再多留意他几分钟就要完蛋了,要把一位有着漂亮外表和模特般身材的人忘记通常需要比以往的时间多上两倍。Mark在心里悄悄列了个公式,如果自己再多看他三眼,那需要多少时间。

说起来,自己学校这种地方,真的会有这样的老师吗?

Mark心里盘算了半天小九九愣是没有得出什么结果来,Eduardo倒是注意到这人的视线,还以为是有什么事。他站起来向那个角落走过去。

“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吗?”

 

Mark还沉浸在自己的大脑宫殿里,一抬头就看见三根手指按在自己桌上,准确来说,是按在自己扔出去的铅笔上。

有啊我有很多问题。想要你的联系方式算不算问题。

“并没有,不好意思。”最终还是老老实实道了歉说没有什么发生。拜托,自己可不傻,真要在考场上和考官说这种话怕是会被赶出考场再取消成绩的吧。Mark再怎么聪明也不想自己的成绩单上出现一个F,而且还是微积分的F。

Eduardo点点头转过身去巡视考场,显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Mark隐隐地松下一口气,转过头来盯着Eduardo刚刚按过的铅笔发呆。

 

是的,最后Mark没有提前交卷。

等考试结束的铃响的时候,Mark磨磨蹭蹭拿着卷子交到Eduardo面前,“老师,我可以要你的联系方式吗?”Eduardo显然是没反应过来,或是并不想搭理这个学生,他只是伸出手想接过Mark手里的答题卷。

Mark倒也是和他杠起来,按着卷子就不肯松手交给Eduardo。后者也是被逼急了想早些收了卷子交给委员长,只好软下来不和Mark计较。“eduardo@saverin.cn,我的邮箱。”Mark松了手把卷子留在讲台上走出考场。

 

然后他出门就看见幸灾乐祸的Dustin。“Mark你说自己会提前交卷的?怎么现在才出来?”在Mark都担心他这样说话会不会被他正在喝的芬达呛到的时候他露出一个巨大的笑容,“所以,愿赌服输,啤酒拿来。”

 

下午Mark顶着张随时可以吓哭六岁小姑娘的脸拎着包陪Dustin在偌大的超市里买自己赌输的战利品,Dustin推着购物车走在前面,一会儿就拐进另一边的货架看不见人影。他皱着眉想跟上去,就感觉左肩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

Mark扭过头去,看见面前一双比上午看见的更温柔的焦糖色的眼睛。

“...Mr.Saverin?”也算是没想到会在超市见着他,意思意思面向他伸出手,“呃嗨真巧啊在这碰上。我叫Mark,Mark Zuckerberg。哦很高兴认识你我今天考试的时候冒昧地要了你的联系方式我想你也不会太放在心上吧。”

Mark停一下,停一下,你说的太快了。

“很高兴认识你,我是你们班的新助教,Mark。”Eduardo笑着眯起了眼,握住了Mark伸过来的手。

一秒,两秒,....五秒。Mark猛地抽回手。“呃...我朋友还在前面,我先告辞了。”他拿手比划了一下Dustin在的地方,没等Eduardo反应过来,扯着书包带往摆满膨化食品的架子走去。

 

过去就看见Dustin抱着臂和Chris一起看着他,“Mark你看起来就像个想约心仪女生去舞会的小处男一样。”

Mark冲天上翻了个白眼,总有一天他要把这两人绑在一块嘴上封着透明胶丢在校门口放一天。

 

一会儿或许应该去街角的咖啡馆点杯焦糖玛奇朵吧。

......算了,太甜。

 

隔天Mark顶着一头没睡醒的卷发往教室走,耳鬓留着撮单独翘出来不肯屈服的小卷。他挂着耳机困得迷迷糊糊连走路都没法成一条规律的直线。然后他感觉到自己前进时受到了什么阻力,扭头往后看去,搭在自己肩上的手阻止了自己流畅的前进,或者说,及时地阻止了他和教学楼走廊上突兀地存在着的柱子来个亲密接触也阻止了他的鼻梁变矮三公分的可能性。

Mark带着些起床气和被人限制行动的不爽转过头去瞪这只手的主人。

然后他看见了Eduardo。

“早上好Mark。”

Eduardo瞧着人露出了一个了然的微笑。

 

最后Mark是和Eduardo一起走进教室的,Mark的手指拽住了衣服一角揪着不肯放,标签上的GAP被揉得皱在一起再被大拇指捋平展开。Eduardo是他们班的新助教老师这件事充斥了他大脑所有的角落。....shit,不是说好忘记他的吗?Mark一度讨厌起自己这幅如图班上扭捏着偷看心仪男生一样的状态。于是他把书包摔在肩上迈开步子超过了Eduardo走进教室。


TBC

By三勺



评论 ( 5 )
热度 ( 24 )

© 尖耳朵三勺 | Powered by LOFTER